碣滩茶赋,碣滩茶的文化积淀

碣滩茶 jietancha 10个月前 (02-25) 132次浏览

石煌远

沅陵碣滩,泉清风舒,三伏亦无暑,三九如春初,四季吐绿,云蒸雾煮,山名美誉银壶。

碣滩茶起于秦汉,兴于唐宋,如《翰苑集》之序中云:“邑中出茶处多,先以碣滩产者为最”。最在质清,最在品贵,最在位孤。历引帝相尝新,先贤远至,君民结缘,烹茶同诉:或曰茶仙茶圣,或聊茶公茶母,或感茶姑凤娇之冰心素洗,方安李旦于皇室危都……

天地阴阳,万物互补;人间悲喜,难分祸福。王阳明书院举盏说心悟;董其昌宝殿清目谢活佛;林则徐借茶辰州撰清联;沈从文追香梦里回云庐。茶中生甜,甜在知苦;茶中有福,福在知足。

碣滩贡茶,虽历为御饮天香,名传千古。但却情牵子民凡夫。君可见,开门七件事,先以茶清目,村村茶烟起,宾朋挤满屋。早茶化痰解渴,午茶舒筋活骨,夜茶提神壮气,兴起时茶锣茶鼓,茶歌茶舞,以娱茶神、以谢茶祖,以助茶坛论战,群雄逐鹿,以庆世博添金、茶香五湖。吾民因茶而富,因茶而福。惊乎?乐乎!

著名文人石煌远生性好酒,人称沅陵酒仙。其创作了《八百里洞庭我的家》《梦入桃花源》《妹妹的小酒窝》等脍炙人口的歌词。他在接受专访时称自己一辈子喝了8吨酒,但“我现在不喝酒了,只喝碣滩茶。”因为喝了碣滩茶以后就封了酒杯,碣滩茶之魅力令享誉一方的大家折服。

在封建社会里,碣滩茶因受生产力、交通、文化的制约,一直是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但在当地的社会名流中,有“名茶共赏”之佳话,可谓播远流长。清朝名臣左宗棠率军征南蛮,途径官庄,适逢怡溪山洪爆发,左宗棠滞留官庄三天。期间因慕名官庄毛尖亲赴茶坊,品尝后称奇不已,因号令“南征途中,三军饮茶非官庄毛尖莫属”。号令下,官庄茶行茶坊茶农中之存茶,罄售一空。

民族英雄林则徐西赴云南主考,途径沅陵,时有辰州知府张明设宴,特赠官庄毛尖以示诚尊。林品之大为称奇:“郡内有天下第一关,孰之亦有天下第一茶!”。知府特赠联以谢其美誉:“一县好山留客住,五溪秋水为君清”。


碣滩茶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碣滩茶赋,碣滩茶的文化积淀
喜欢 (1)